海军航空兵大学JH-7战斗机夜训美图
来源:海军航空兵大学JH-7战斗机夜训美图发稿时间:2020-03-30 21:33:17


Carolacton是一种天然产物,被作为抗生素候选分子用于抑制细菌的菌膜生成。

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周鹏曾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www.thepapr.cn)采访时表示,“从免疫学角度来说,蝙蝠的免疫系统还是很独特的,它是唯一一个会持续飞行的哺乳动物,飞行这种能力就造成它很多基因和人或者其他哺乳动物的基因不一样,这些不一样的基因很多就是和抗病毒、免疫系统相关的。”

相比之下,由于多种病毒在细胞内复制需要很多共同的宿主蛋白才能完成复制周期,所以针对病毒复制依赖的宿主蛋白的新型抗病毒药物可能具有广谱性和不易产生耐药性的优点。

目前,这座方舱医院被命名为“南丁格尔医院”,由军方和NHS共同管理。南丁格尔医院最早预计可在本周内投入使用。

目前,NHS正在准备对航空公司的乘务人员进行培训,以缓解方舱医院内医护人员短缺的问题。英国易捷航空公司已向9000名员工致函,邀请接受过心肺复苏培训的4000名工作人员,自愿接受进一步培训,以前往3座方舱医院提供帮助。

蝙蝠为何“百毒不侵”?

当地时间3月28日,知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主编理查德·霍顿(Richard Horton)发表名为《现实世界:新冠肺炎和NHS——国家丑闻》的文章。

通过对两个课题组的筛选结果进行比较,研究团队发现其中都包括细胞内吞作用和蛋白分泌通路的重要基因,这些跟人类细胞的病毒感染是类似的,说明蝙蝠细胞和人类细胞的病毒感染对这些通路的依赖是保守的。

研究团队最终发现宿主蛋白MTHFD1的抑制剂carolacton可有效抑制新冠病毒复制。

蝙蝠是“百毒不侵”的天然病毒蓄水池,它们为什么携带大量病毒却免受其害?人类是否可以从这里寻求一条对付多种病毒的普适性思路?